1981年越南总政治部专机叛逃中国始末

发布: 2017-11-08 12:31  | 来源:未知 | 编辑:4908.com | 查看:

 

 

乔清陆等人和他们驾驶的直升机

 

    1981年,越南的两名飞行员和其他8名人员夺取了越军总政治部的直升机,驾机投奔中国。此事件一直鲜见于公开报道。本文为读者揭秘这次发生在中越对抗大背景下的非常事件。

 

    在这次的出逃行动中,越南空军上尉乔清陆是个关键人物。时年27岁的乔清陆,其父亲是一名越共老党员,曾被送到中国深造。随着1975年黎笋集团掌握越南党和国家最高权力,推行一系列反华扩张政策,像乔清陆父亲这样有中国背景的人士都被清除出党和政府机关。
 
    乔清陆1969年便开始在越南人民军服役,在“赶走美帝,迎接解放”的教育下参加了南北越南统一战争。一九七五年国家统一后,乔清陆驾驶直升机继续在老挝、柬埔寨和柬泰、越中边界奔波,为各个战场上的越军运送给养。连年的战争使他产生了厌战及逃离越南的想法。
 
    当时,越南各类人员外逃现象严重,产生这样想法的人并不止军内乔清陆一人,也包括其他领域的很多人。也正因为这样,越南国防部和地方政府对防止这类事件的出现采取了严格的防范措施。如,为防止飞行员驾机叛逃,空军的飞机停飞后,必须将指示方向的磁罗经和启动用的电瓶拆下来集中保管,任何人不得私自启用。
 
    乔清陆要想圆满驾机叛逃,显然面临着很大困难,而且一个人是绝对无法完成的。当他把外逃的打算告诉密友、越南空军地勤机械师黄春团时,得到了黄的积极响应。随后,他们又联系上同样有外逃的打算的建筑工程师杨文利。杨文利和黄春团,几度周折,终于以7000元越南盾的高价买到一副旧电瓶,又以同样方法购得一个磁罗经。这就为乔清陆驾机叛逃做好了必要的物资准备。
 
    1981年9月17日,乔清陆、黄春团同杨文利在胡志明市进行最后的行动讨论。乔清陆提到,他将在本月底回到河内,因为越军总政治部仅有的一架美制UH—1H直升机要去中越边境视察防务,而作为有着1800多小时飞行经历的老资格飞行员,他被选为该机的驾驶员。他认为,这是出逃的绝佳机会,直升机所停放的河内白梅机场离中国不太远,直升机油量恰好够用,况且遭黎笋迫害出走的越南国会常务委员会副主席黄文欢也在北京。
 
    9月28日上午,乔清陆准时驾驶总政专机来到白梅机场。9月30日子夜2时许,杨文利等7人带着电瓶和磁罗经,骑上自行车从市区出发,沿着小路直奔4000米外的白梅机场。途中,他们在小山坡处与乔清陆、黄春团、黎玉山3人会合。10个人分成三组,第一组只有乔清陆和黄春团两人,负责去机场联系。第二组是黎玉山和一个副手,他们带着电瓶、磁罗经等去机场修理厂。那里有个围墙缺口,只隔着铁丝网直通停机坪。第三组则由杨文利带队,去龙编桥等直升机飞来接应。
 
    凌晨4时整,乔清陆和黄春团凭出入证顺利通过两道岗哨,来到白梅机场腹地,他们脱去外衣,以“锻炼身体”的跑步姿势接近停机坪;早已剪断铁丝网的黎玉山和另一个人立即飞奔向直升机。电瓶和磁罗经装好后。飞机于凌晨5时7分起飞。由于电瓶里的电力不足,直升机上的仪表盘不亮,乔清陆只能靠城市的灯光定位。5时10分左右,直升机终于抵达龙编桥附近,耀眼的路灯照得大桥一片通明,乔清陆将直升机悬停在杨文利等人的面前,然后腾空北去。
 
    直升机离开白梅机场大约1小时后,越军好几架米格—21歼击机紧跟着升空拦截。为了甩掉追赶的飞机,乔清陆不断变换着航向和高度,有时飞越浓云,有时贴地飞行,最低时离地面只有5米。他还采取了钻山沟等等办法,千方百计摆脱追踪。由于这架美军遗留的直升机比苏制直升机飞得快、飞得低,越军追击的歼击机和直升机无法在越北山地里施展拳脚。经过两个多小时,将近130公里的飞行,他们终于在河内时间7时51分(中国当地时间8时57分),迫降在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大新县一块红薯地里。
 
很快,乔清陆一行被送到北京。1981年10月8日,大陆《人民日报》头版发表简讯“反对黎笋反动集团的黑暗统治,乔清陆等十人驾机逃离越南到我国,表明追求自由和幸福的来意后,受到我有关方面的接待”,向全世界公开了这一事件。越南国内迅速作出反应,指责上述人员在越南犯有“杀人罪”,“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才逃亡中国”。
 
    10月16日,《人民日报》刊发消息“我有关部门根据中国法律规定允许乔清陆等十人在我国居留”。10月16日下午,乔清陆、黄春团、黎玉山和杨文利在北京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说明逃离越南的原因,并介绍了越南国内形势及越南出兵柬埔寨等情况。
 
    10月20日下午,黄文欢在北京会见了乔清陆一行。后来,除杨文利请求前往法国投奔亲友外,其余9人均定居中国,而那架经历曲折的UH—1H直升机则收藏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1981年9月30日上午8时51分(河内时间7时51分),一架越南军用UH-1H直升机降落在我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大新县一块农田里,机上走下来越南空军少尉飞行员乔清陆、越南空军准尉、空中机械师黄春团、退役准尉空中机械师黎玉山和建筑工程师杨文利等10人。他们向闻讯赶来的解放军边防部队和民兵主动交出了武器,并说明自己是因为不满黎笋集团的统治,才驾机投奔中国而来的,希望能够在中国政治避难。很快他们一行10人被送到北京。
 
    10月8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简讯《反对黎笋反动集团的黑暗统治乔清陆等十人驾机逃离越南到我国表明追求自由和幸福的来意后受到我有关方面的接待》,向全世界公开了此一事件。越南国内迅速作出反映,指责上述人员在越南犯了杀人罪,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所以逃亡中国。10月16日人民日报刊发消息《我有关部门根据中国法律规定允许乔清陆等十人在我国居留》。10月16日下午,乔清陆、黄春团、黎玉山、杨文利4人在北京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说明逃离越南的原因,并介绍了越南国内的形势,越南出兵柬埔寨等情况。10月20日下午,越南老革命黄文欢会见了乔清陆一行。
 
    河内是越南防空体系最为完善的地区,拥有全国最先进、最完备的防空探测系统,构成了全方位、全高度的立体探测网。越东北也是越南空军-防空军部署最严密的地区。但乔清陆等人驾驶直升机从河内的白梅机场起飞,在越南境内飞行了130公里,却未被越军击落,最后在中国境内成功着陆,堪称世界飞行史上的一个奇迹。

 

 
附:新华社1981年10月16日讯
 
    越南空军少尉飞行员乔清陆、空军准尉空中机械师黄春团、退役准尉空中机械师黎玉山和建筑工程师杨文利,今天下午在北京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说明他们逃离越南的原因,向世界舆论控诉黎笋集团的法西斯统治。
 
    乔清陆少尉说,由于对黎笋集团野蛮、残酷和反动路线的仇恨,我们于1981年9月30日早晨离开越南,安全地到达中国。他说,我们举行这次记者招待会,目的是通过朋友们告诉全世界人民:越南人民在黎笋集团十分野蛮的法西斯独裁统治下,正在苦难和贫困中挣扎和彷徨。
 
    越南空军少尉飞行员乔清陆等人,冲破牢笼来到中国已近一个月了。他们在北京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会见黄文欢同志,还进行了游览参观。他们自由而愉快地生活着。最近,记者来到他们的住所采访。他们兴奋地和我们侃侃而谈,谈友谊,谈感受,谈生活。可是,当话题一转到他们为什么反对黎笋集团的统治,为什么要逃离越南时,这些热情的越南朋友顿时脸色阴沉,争相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说明黎笋集团给越南人民带来的灾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本周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