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韩复榘搞独立王国被蒋介石诱杀

发布: 2012-04-24 09:00  | 来源:未知 | 编辑:4908.com | 查看:
 
韩复渠
 

  1938年1月24日这一天,武汉三镇被少见的严寒笼罩着,大街小巷没有了往日的喧哗和热闹。然而,就在宁静和安逸之中,一桩即将轰动全国的大事正在严密而有序地进行。
 

  南京国民党政府建立的武汉临时高等军事法庭的看守所里关押着一名要犯,他就是赫赫有名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榘。
 

  韩复榘是十来天之前被关进来的。临时高等军事法庭会审庭对他进行过一次审讯,但没有结果。可是,这天晚上7点钟左右,看守所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枪声——韩复榘被乱枪打死了。
 

  枪声响过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临时担任韩复榘案审判长的何应钦,带领一班法官来到看守所,并当众宣布:
 

  “原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陆军二级上将韩复榘不奉命令,无故放弃济南及其应守之要地,致陷军事上之严重损失,判处死刑,褫夺公权终身……”
 

  抗战时期,国民党高级将领中陷城失地的何止韩复榘一人?但是,为何只他被按军法处以极刑了呢?而且,处决方式这样的蹊跷,案犯竟然连判决书都没看到,连判决词也没听到,就早早地被乱枪打死了。
 

  剑拔弩张
 

  1930年9月,韩复榘背叛了老上司冯玉祥,对阎锡山占据山东的部队发起了突然袭击,将他们赶出山东,夺回济南。正在跟冯玉祥、阎锡山打得难分难解的蒋介石十分高兴,立即委任韩复榘为山东省政府主席。
 

  就这样,韩复榘做了“山东王”,掌握了山东的军政大权。
 

  其实,韩复榘逐走晋军,并不是真的为蒋介石卖命,而是他自己野心勃勃,想长期据有山东。于是,他一面将自己的军队扩编到五师一旅外加四路民团,一面派人到军政部要求蒋介石兑现每月60万元的军费。
 

  蒋当时许诺每月付给韩复榘60万元军费,目的是拉他倒冯玉祥的戈。现在,目的已达到,他岂肯轻易给钱?他对韩复榘派来的人拒而不见,只命财政部的官员向其诉苦叫难,并坦言说不能兑现。
 

  韩复榘见蒋介石不愿兑现军费,咬牙切齿地说:“老蒋你他妈的不仁,我也就不义了!”一怒之下,他把中央政府派到山东来的盐运使、烟酒印花税局长、税警局长及中央财政部特派员等统统赶走,全换上自己的人,全省税收不交南京一文。
 

  蒋介石当然没有想到韩复榘会来这一手,恨恨地说:“你小韩在山东搞独立王国,这还得了!”他马上还以颜色,指示驻烟台的刘珍年第十七军,将胶东二十多个县的田赋税收据为己有,或者解往南京,而不交省库分文。
 

  这还不算,蒋介石同时派高级特务刘子建任烟台戒严司令兼警察局长。刘子建则根据蒋介石的指示,联合十七军一些高级将领,以该军驻中南办事处为基地,处处跟韩复榘作对,想从内部搞垮韩复榘。
 

  对于刘珍年的第十七军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公然割据胶东,韩复榘气则气矣,但一时三刻也没办法。但对于刘子建的所作所为却不愿忍受,他派了不少人,时时刻刻盯住刘子建,准备一有风吹草动,就给他来个一网打尽。
 

  一天,刘子建和刘部副军长何益三、参谋长韩洞到办事处主任赵兰言家密谋收买韩部将领。韩复榘的爪牙得到消息,立即报告给韩复榘。韩复榘立派营长张亦农前去拘捕。谁知张亦农早被刘子建收买。他带领一支部队往刘子建的办事处奔去,但是,刚到那里,还没进屋,他就故意大张声势,实为报信。
 

  刘子建等人听到外面人喊马叫,知道韩复榘的人来了,急忙从后门逃走,匆匆溜回烟台。
 

  韩复榘见拘捕不成,怒不可遏,立即召来第二十师师长孙桐萱,令他率领五万人马去攻打第十七军,以解心头之恨。
 

  孙桐萱带部队很快就攻下了平度、掖县等地,直捣烟台。刘珍年没想到韩复榘会胆大如斯,竟敢攻打中央军队。他一面布置抵抗,一面向蒋介石告急。
 

  十七军是蒋介石在山东唯一的势力。他得报后心急如焚,马上命令黄杰等军队结集徐州,准备来个“围魏救赵”。
 

  韩复榘见事情闹大了,反而无所顾忌,不肯示弱,集中兵力十万余人,准备跟蒋介石放手大干一场。眼见蒋、韩两人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山东方面战云密布,惊动了一位鲁籍国民党元老丁惟汾。他闻讯后,一面向蒋介石提议和平解决,一面请上海青帮大头子张仁奎去济南劝解。
 

  韩复榘部的高级将领如孙桐萱、李汉章、谷良民、雷太平等都是张仁奎的门生,韩复榘本人也与张仁奎私交不错,于是便答应和平解决。结果,刘珍年部调往浙江,而南京则在山东加委税务人员。一场混战总算没有爆发。
 

  经过这次事件之后,蒋介石对韩复榘更不放心了,他密令山东省党务整理委员会主任张苇村加强对韩复榘的监视。
 

  张苇村是山东人,一向对蒋惟命是从。虽然是在济南,他却仗着有蒋介石撑腰,常常责备韩复榘。有一次,张苇村指着韩复榘的鼻子说:“中央命令你把两个军五个师缩编为两个甲种师、一个乙种师,手枪旅缩编为团,划为地方部队,你为何不遵照缩编,漠视命令,加重山东人民的经济负担?”
 

  这简直是在阎王爷头上动土!韩复榘一听,气得脸红一阵,白一阵,本想好好教训张苇村一通,但最终还是收住了嘴,只冷冷地说:“我跟你这种党棍子说不通!”
 

  张苇村反唇相讥:“谁又跟你这种土包子说得通呢?”
 

  韩复榘读书不多,最忌讳别人说他是“土包子”。张苇村如是说,他心里不用说有多愤恨了,当下拂袖而去。
 

  只过了几天,张苇村便死在济南进德会游乐场。
 

  张苇村死了,韩复榘心里好受了些。他派人装模作样地侦缉了一番,便无下文。蒋介石见自己派出的党务主任竟然在山东被杀,知道是韩复榘干的“好事”,气得咬牙切齿。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本周TOP10